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秉烛的博客

风云起于高山大海,我于万千沟壑之间,落漠风情之外,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母亲的回忆  

2012-03-15 08:43:37|  分类: 心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最近情绪很低,在家里翻箱倒柜,找到许多长时间都找寻不到的东西。心里很是欣然,于是把它们归放在藤条箱子里。看着这箱子,想想清明将至,就想起了母亲。母亲过世好多年了,我甚至忘了她是哪年离开了我们,主要是因为我不愿去想,所以长久以来我才不敢去想起。

这个箱子是母亲年少时在青岛读书时用过的。年代好像很久远,只是母亲活着时,有一年嫌它脏了,用碱水把它刷了,虽然变得干净了,但冲去了时代的痕迹,把母亲年少时最美好的记忆冲走了。

母亲很少提及她少年时代的事,或许那时我不懂得,她也不愿提及。母亲的事我知道的其实不多,大多是从亲戚的口中听到。

母亲年少时,外公与外婆的家族都是很富有的。他们的家族在青岛有很多生意,而且相处得都非常融洽。母亲小时候在老家念过私熟,那时因为乡下没有学校。外公兄弟三人,母亲是老大家的次女,下面还有两个弟弟,而老二家多年没有孩子。于是母亲就过继给自己的叔叔,就是想让母亲为他们招来个孩子。母亲后来自己也曾说过,外公外婆对她就像亲生的一样,从来没有偏心,尽管他们后来有了很多自己的孩子。

这只藤条箱子就是外公在带全家去青岛前特意送给母亲的,是他经常外出时用的,为的是让母亲能在青岛上中学时使用。因为那时虽然全家都搬去青岛,但学校离家很远,要在学校住宿。

我不知道那时的母亲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提着这箱子去上学的。但在我的脑海中常常想像着这一幅画面:一位年少的清秀女孩,穿着淡紫色的有条格旗袍,(母亲特别喜爱穿旗袍)。提着这只箱子,在学校门口看着校门口的匾额,我只记得母亲曾说是好像是市立女子中学。因为当时是八年抗战时期,是不是这个校名我没考证过。尽管后来我也曾在这块很美的地方读过书,但是那感觉肯定有着天壤之别。

母亲过世后,我就只跟嫂子要了这只箱子做个念想。其余的对于我来说,真的都无所谓。这箱子母亲活着时就想给我的,只是怕嫂子看到了不高兴。我明白她的用意,这箱子不值钱,但在母亲的记忆里是珍贵的,也是她一生中最灿烂的铭刻。同时在嫂子的眼里也是最没用的东西。母亲是那种很平和的女人,她一生却很坎坷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:天生的小姐身子,却是典型的丫头命。也正因为她的平和,才让她在风风雨雨中能坦然度过。

这世上的东西真正在意的,都是用心来铭记;不在乎的就随它去吧。凡事都有过去的一天。太在意了,容易受伤,人总是要死的,无论生前如何,总会有能让后人留恋的记忆。哪怕是一件极小的物品,也能让人在记忆的长河中为自己找寻到回忆的那种欣慰。不论这回忆是快乐还是悲伤,是好还是坏,对于我来说,都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。

母亲的回忆 - 秉烛 - 秉烛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8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