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秉烛的博客

风云起于高山大海,我于万千沟壑之间,落漠风情之外,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永远的爱人(一)  

2012-04-27 16:18:02|  分类: 曾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我回了趟老家,自母亲去逝后,我就极少回去。一是因为我这个人生性凉薄,对于亲情血缘看得很淡;二是老家没什么值得怀念的去处,与哥嫂在年岁与见解上有着巨大的差异。

小侄女订亲了,家里坐得满是高朋贵客,喧嚣异常。我不喜欢喧闹,也不愿与亲戚道长说短,就约了弟弟全家去后山上逛了一上午。回来时遇到本家一位叔叔,他向来对我母亲很是敬崇,因而对我也是有点高看,青眼有佳。凡事他都与母亲商量,一则是我母亲是家族中的长辈,且为人平和而宽厚;二则母亲在老家极有威信,乐于帮助邻里。

他看到我时很高兴,明显开心,就极力邀请我,让我饭后去他家说说话。也感叹岁月的沧桑,让我也变老了,不再是年轻的模样。

中午,老人家喝高了,走路都晃晃的。这人喝多了,话自然就多了起来。七十八岁高龄的人了思路却很明晰,说话也很有条理。

我与弟弟送他回家时,一路上就问我还记得他年轻时的那些往事么?往年,他与母亲谈论这些事时,我时常在旁听到,他也不避我的。

他所想问的,就是他生命中的一位女人,一位年轻时与他相恋过的女子。这事我当然记得,那是相当深刻,因为那段情感让人感叹与唏嘘。我不想说他的那曲折往事,因为太过悲凉与伤感,只想感受他的情感经历。

他年轻时曾毕业于莱阳师范(应该是,至于当时是什么称谓,我不想考证,毕业后在当时的掖县教学。后来种种与本文无关)

他时而笑笑不语,时而说起来眉飞色舞,仿佛那昏浊的目光里有了些许神采,他一面感慨,一面问询我们是否听得懂。

听了许久,他也说了许久,他停下来问我:你能帮我写下来么,我老了,不想提笔了。

他说:自从她走了之后,我就再也没拿过笔,因为没人再看我写的字;自从你婶子走了后,我就每天上山,不愿意自己白天待在家里。

我问:她与我婶子有得可比么?

他说:那没得比,你婶子哪能与她比?

我问:那她在你心里,给她定过位么?

(看他有些不解)

我说:就是在你的心里,她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?

他说:不好说,但是很想说,却说不出来,你说呢?

我说:现在有个时兴的词,叫做红颜知己,但我觉得这个词不合适。因为你们毕竟是有过孩子的。

他说:这词我懂,肯定不是,因为有感情与那不一样的。

我说:那就是爱人吧?

他说:好像还缺点。。。

我说:那就是永远的爱人吧?

他看着我,点了点头:是爱人,是永远。。。

那就是说,她在你的心目中,就是永远的爱人!我说。

永远的爱人(一) - 秉烛 - 秉烛的博客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