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秉烛的博客

风云起于高山大海,我于万千沟壑之间,落漠风情之外,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城那人  

2013-08-10 12:28:10|  分类: 心语旅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那,是一座美丽的城市,长久以来它让我有太多的太多的感受。我深爱这座城市,它在我心里一直是最美的城。

那年,我离开家乡来到了这里。它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尽管这里比起我生活了20多年的小城,是那样的让人感觉到繁华而热闹。当我第一次一个人走在中山路上时,身边的人人来人往,到处是人影的穿梭,当马路上的车子如流水般行驶而过,一切都那么地让我忐忑不安,同时我大多时候,心里还有一种惊恐的惘然失措。我从狭窄的弄巷里抬起头,看到的大多是古老陈旧建筑的冰冷的墙体,看到的天空好像也不是我们小城的天,那种感觉,就像我如一个虚幻的人走在真实的世界里一样,没有一个人是我所认识的,也没有一个人认识我。

终于当我被安定于这个生活的环境里时,我忘记了独自一个人在家的母亲,也忘记了曾经相爱过、伤害过的人,也忘记了曾经的朋友。那时我就把从前放逐在这我面对的那片海,虽然我背对着家乡,但这海与那海是相同的海,一样能让我所有过往沉没于世间的深处。于是,学会善于忘记慢慢成为了我性格中的一种特点。我把大把的时间放在图书馆里,看那些冷漠的文字,听那些没有声音的语言。看得懂的其实很少,那些赋有内涵的文学作品对于我来说,太过于深奥了,而那些外国文学让我迷于深刻与深厚之外,无从领悟,无力跨越,于我来说就是天文,让我烦躁而自卑的内心逐渐变得沉默。只因为实在无聊,我只能把自己强迫在这个空间里,让自己日以继日地看那些枯燥的东西,不求甚解,打发着让人空虚难耐的时光。让自己一点一点适应那个没有人交流的世界。

那些年,我同样也是这样用自己的双脚,丈量了这个城的的那几条大街与小巷。中山路上江宁路——一条很小很窄的路,但这条陈旧的小路可是解放前特别有名的地方。我喜欢早晨走在这条小巷子里时,闻飘着的那些小吃的香味,那些味道令我至今怀念。母亲最小的舅舅就住在这里,我没见过他的太太,那时她早就过世了,听说她年轻时是一位容颜出众的妓女,舅姥爷不顾家族的反对,娶了她,因无法生育,抱养了宣姨。但这丝毫不影响宣姨与舅姥爷之间的父女之情。大舅姥爷不在了,他曾经是一位声名显赫的人物,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。这个家族因他而荣耀,多亏他死得早,那时候还没有文化大革命,这是我舅姥的原话。尽管那样,也没能逃过抄家的命运。舅姥姥还在,她是一位特慈爱的老太太,是大脚。她的女儿——我的表姨们都清秀美丽,文雅大方,有的还是与母亲从小一起长大的,但在那个动乱的年代让她们饱受磨难,当我见到她们时,她们都过着很平俗的日子,虽然政府给了她们补偿,但那一切来得似乎很晚了。那些至今我也没能不清楚的表姨表舅们,待我很是深厚,从来没让我有生分的感觉。

虽然文革时期,这个家族因为历史问题遭到了沉重的打击,但因为母亲姨家的一位表姐夫在当时的公安部门担任要职,让许多亲人们逃过了这场血腥的磨难,只因为他曾是领导解放这城时的一位地下党重要成员之一。他凭借为共和国建立的功勋,凭借对于人性的善解与对亲人的爱护,保全了母亲的娘家。他在那个动荡的岁月里为这个家族承担了太多的重负,虽然他本人也数次处于被打击的境地。他帮助过这个家族中很多人,避免很多人的性命死于无辜,因而我母亲的整个家族对于他都是心存感恩的。当年,我父亲在文革时期受到了多次致命的冲击,在最残酷的一次生死悠关时刻,不得不从家乡逃来这里,在亲戚家里轮流逃避,在这里躲过了那些最坎坷的岁月。现在想起来,原来我们家这些亲戚当时自己的处境都很难的,却能无畏无私地给予他人帮助,真的很让人感慨。

我平时就往来于江宁路、肥城路、苏州路、沂水路、蒙阴路、馆陶路、海泊桥、登州路、黄台路、。。。我分不清这个城市的方向,就算是太阳从东方升起,我也没有办法分辨出南北,我常常从感觉的方向走到另一个方向,却始终没有走对一次目的地。

一位我的教授,对于情感及人性的理解,影响了我整个的人生,他为我带来全新的人性理念及人性中充满光芒的情义,让我从内心深处发自肺腑地感动。他虽然生活在大洋彼岸,但在我的心里,他一直就生活在那个美丽的城市中,从来不曾离开,为我守护着那年轻时迷失的时光,也让我在走过的所有的日子里,愿意相信这世间的种种缘与分,相信这世间情义无价,相信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有它的必然与必须,因而对自己的人生渴求寄予期望,不愿意轻易放弃,同时看轻得失,勇于面对一切曲折。

在这城生活的最后的那些时光里,一位同学为我带了很多家乡的朋友,也为我解脱了寂寞的枷锁,让那些压抑的张扬在瞬息之间释放,那些回忆总在我的笑容里,仿佛在嘴角还能抿到淡淡的甜怡。军港的景色,舰艇的风帆,戎装的飒爽,是离情义最近的景象,也是再也没能梦到过的曾经。三号码头的沙滩上曾经留下过我们多少的足迹,那些带着美好向往与青春热情的笑脸,那些带着快乐渴望与明媚梦想的印迹,是那样深刻地铭记在我的生命里。那些停靠休整的护卫舰,曾经是我多想依伫的臂膀;那个宁静的港湾,曾经是我多想停泊的怀抱啊。

许多年以后,我在回想这段岁月时,总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来给自己下一个完整的定义。自从哥嫂去了北京,我就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,虽然小侄女离得很近,我们住的地方相隔不算远,都是市中心,一东一西,走过来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样子,却难得一见。年轻人有自己的圈子,而我也缺乏那种应付的能力,渐渐就从一种生活方式,走向了另一种生存方法,如同当年找不到人生方向时一样的感觉。

不论时光如何转变,岁月如何轮回,我平和地站在自己的世界里,任由时光荏苒,任由岁月沧桑,让那些经历,带着我最后的祝福平静地走远。而我就怀揣着那些曾经的梦想,依旧等待着、守望着。。。。。。

那些完美的年青,与那些无悔的岁月,让平凡的我能用自己的心情与追求淡然的活着,直到生命的最后。那些岁月让能我从容走过自己,同时也超越了自己,让我愿意相信自己,也让我能勇于坚守自己。

那城,是我心中永远美丽的城,也是我灵魂的守护地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